首页 > 魅力洛阳 > 文物古墓  

洛阳玉器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6日

    古人将一切温润而又有光泽的青、绿之美石都称之为“玉”。玉器的产生,是人类在原始美感的引导下,由物质文明向精神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美的观念已深入人心,但其时的人类由于主观认识和客观条件的种种限制,不可能制造出真正的玉器,根据考古学材料,中国最早的玉器出现在距今七八千年的新石器时代早期。
  古人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中国古代人对玉情有独钟,玉器作为中国古代文化宝库中的瑰丽遗产,以其精美绝伦、巧夺天工而饮誉海内外。我国不仅在世界上最早制作和使用玉器,而且也是在漫长的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唯一将“玉”与“人性”相结合,融会贯通、水乳相融的国家。中国古代玉器,作为一种物质文化,被应用于祭祀、礼仪、丧葬、装饰等领域,在漫长的社会变革中,繁衍出许多玉器品种,按其用途大致可分为礼玉、佩玉、葬玉、兵玉、器具用玉、陈列玉等。以其质坚、性温、美观大方而久享盛名。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以其“温润而泽”、“廉而不刿”、“瑜不掩瑕”、“气如白虹”而为历代仁人君子所推崇,视为立世之标准,为人之楷模。无论是祭祀神灵,还是显示权力;无论是推动生产,还是装点生活,玉在人们的心目中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它几乎成为一种信仰,一种崇拜。与中国的青铜文化和瓷文化相比,玉文化的历史更加悠久,可以和石文化、陶文化、骨文化相媲美。它不仅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最具特色的一枝奇葩。
  进入新石器时期,人们对玉有了明确的认识,认为玉有灵性而崇玉,玉在人们的心目中成为神奇的东西。将玉选出来制作各种祭祀用品、首饰、随葬品等珍贵物品,利用玉的美丽之处,装饰自己,祭祀神灵。他们创造制作出绚丽多彩、美妙绝伦的中国玉器,不仅用于装饰和实用品上,在宗教、礼仪、政治、道德方面也有着重要的位置。这一时期考古发现的玉器主要有玉环、玉珠、玉管等饰品。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奴隶社会夏代,留下的玉器很少,其中以河南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中出土的七孔玉刀最为着名。商代青铜器的出现,提高了社会的生产力,玉器的制作也有了新的发展,在数量、工艺、选料等方面都有了新的突破,在玉雕史上也有所创新,当时的玉器主要是礼器、仪仗、工具、艺术品、装饰品等,工艺水平很高。将阴阳线刻、浅浮雕、圆雕有机结合,制作出的玉器端庄典雅、雍容华贵,人物、花鸟、走兽的形象惟妙惟肖。西周是我国奴隶制发展到顶峰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礼制化的时代,西周的礼制曾被孔子作为典范来歌颂。大量的考古材料和文献记载充分证明了西周是我国古代用玉制度初步完善和发展的时期,并最早赋予玉以道德内涵,对后代具有深远的影响。而西周社会由于讲究礼仪,所以侧重于礼器方面的玉器制作工艺,粗线和细阴线双线组成纹饰的镂刻技术是当时最盛行的。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艺术和学术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一时期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玉器与礼制结合,将玉人性化,用玉来衡量人的品格。“君子比德于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赋予玉以道德的内涵,使用范围也较前扩大。此时最流行的为玉佩,融合西域的艺术风格,设计制作留下了许多玉器珍品。秦汉时期,玉器工艺更加高超。采用了极高难度的高浮雕,尤其是汉代圆雕技术、镂空花纹等技术应用很广,抛光技术水平也很高,创造了玉雕史上着名的“汗八刀”技术。汉代的葬玉如玉衣、玉含、玉握、玉塞在工艺造型设计方面都显示出汉代高超的技艺,河北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的金镂玉衣堪称绝代葬玉精品。汉代传统的礼玉逐渐消失,而装饰玉、浮雕、圆雕工艺玉成为主流的玉器。出土玉器最少的时代是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当时社会混乱,政局动荡,经济停滞。而隋唐时期社会开始稳定,经济繁荣,玉雕技术也随之得到空前发展。宋元时期在玉器制作艺术上又有所突破,玉器仿古就始于宋代。
  洛阳地区玉石雕琢的历史源远流长。现知在距今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王湾遗址中已经出现了玉饰片。洛阳矬李、孟津小潘沟、偃师汤泉等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玉环、玉玦、玉璜、玉片等,都采用了打磨和钻孔技术。这些玉器造型简单,朴素无纹,揭开了洛阳玉文化的序幕。
  洛阳夏商时代的玉器制作得到很大发展,且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大量玉器是夏代玉器的代表,在中国玉器史上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所出玉器有圭、璋、戈、戚、钺、琮、柄形饰、斧、铲、坠饰等,而形体巨大、制作精美的圭、璋、戈、戚、刀等礼仪用玉则为二里头玉器的一大特色。1975年二里头遗址出土的七孔玉刀,长65厘米,宽9.5厘米,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大的玉刀,其造型明显源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多孔玉石刀。二里头遗址所出玉璋,形体宏大,琢玉考究,其造型在深圳大亚湾、四川广汉三星堆等地均有发现,是夏文化与周文化交流的见证。
  西周时期琢玉已成为独立部门,周王室在洛邑兴建作坊,并设“玉府掌王之金玉之藏”。当时玉雕采用线刻、浮雕、圆雕等手法。洛阳西周时期的玉器主要以北窑西周墓出土的玉器为代表。20世纪60年代发掘的300多座西周墓中,有58座墓共出土玉器200多件,不仅数量大,而且种类丰富,其中以璋、琮、璧、璜、圭为代表的礼仪玉占有一定的比例,反映出礼玉在西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另外还有仪仗玉兵形器戈、剑、钺、刀等;装饰用玉柄形器、环、贝、牛、羊、鸟、蝉、虎、鱼等。这些西周玉器琢磨考究,精致美观,尤其是像生动物,造型生动,形象逼真。
  东周时期,洛阳玉器制作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一时期所出土的大量玉器中,最常见的是璧、环、璜、带钩、片饰、玉佩及棒、柱、珠等,反映出礼玉的衰退和佩饰玉的盛行,尤其是各种龙、凤、虎形玉佩,造型优美,抛光、镂空等工艺广泛应用,纹样颇具龙飞凤舞的活泼风格,极富民族特色,最能体现时代的特征。出土玉器的东周墓大多集中分布在东周王城遗址的东南和东北部,其中3943号战国墓出土有带钩、玉璧、龙形佩、环、璜、扳指、虎、羊、勺、棒形饰、珠等共34件套,为洛阳东周墓中所少见。
  洛阳汉代玉器制作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玉器更成为儒家文化内涵的象征。出土的汉代玉器种类繁多,其中佩饰玉和丧葬玉尤为盛行。玉匠选择优质玉料,尽其所能,雕琢出表现其文化底蕴与内涵的作品。在纹饰上以巧夺天工的工艺琢刻,经过时间的锤炼,自然形成的沁色,天然的美感,令人遐想。这时抛光、圆雕、浮雕、透雕、镂空等制玉技法竞相应用,艺术风格雄浑挺拔、活泼写实、自由多变。1986年洛阳塔湾出土的龙形玉佩,采用透雕技法,琢制细腻圆润,体现出汉代活泼自由的艺术风格。1953年出土的玉蝉,采用浮雕线刻手法,寥寥几笔,即使玉蝉栩栩如生,反映了汉代玉制技艺的精巧与娴熟。
  魏晋时期是中国玉文化发展的新旧交替时期。以礼仪玉和丧葬玉为主体的中国古玉体系宣告结束,代之而来的是以装饰玉和观赏玉为主体的新体系的建立。全国出土这一时期的玉器极少,且明显保留着汉代遗风,因此这一时期玉器的出土更显弥足珍贵。1956年洛阳涧西曹魏正始八年(247年)墓出土的白玉杯,用料系名贵的和阗玉,玉质纯白,器型规整,抛光细润,精致完美,堪称稀世瑰宝。1978年偃师山化乡出土的西晋玛瑙璧,镂刻螭龙勾连图案,也可谓当时玉器之精品。
  唐代制玉工艺随着封建经济文化的空前繁荣而有了长足发展。洛阳出土的唐代玉器虽然不多,但如茶钵、壶、罐等制作难度较大的实用容器的出现,也能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唐代东都洛阳玉制工艺的高超。
  玉器作为中华民族的国粹之一,经过数千年的继承、发展,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思想观念下的不同产物。长期以来,相辅相成,取长补短,最终百川归流,殊途同归,共同构成8000多年璀璨夺目的中华玉文化。洛阳作为十三朝古都所在地,出土的历代玉器,数量大、种类多、材质美、做工精,充分反映了洛阳地区玉制工艺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变化发展及独具的地方特色,充分汇聚了河洛地区“山川之精英,人文之精美”,是古代工艺美术中的精品佳作。


一、新石器时代玉器

    四连弧玉钺

?

  1985年洛阳洛宁出土。高20厘米,直径5.4厘米。刃部呈四连弧形,有刃,中间有一圆穿孔。通体磨光。做工规整,制作精细。

二、夏代玉器

    七孔玉刀

?

  1975年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长65厘米。青玉质。玉刀呈梯形,上窄下宽,通体磨光,背上横排7个圆孔,两侧饰有对称的齿形6个,两端1孔~2孔间刻有菱形几何纹,七孔之左、右、下方刻有双线纹。玉刀为夏朝高级贵族朝聘所用礼器,质地细腻,通体磨光,对研究夏代的制玉工艺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三、夏代玉器

    玉璋

?


  1975年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纵48.2厘米。通体磨光。呈长方形,首与栏部较宽,中部稍窄,首部内弧,成双夹。栏部两侧刻齿,成对称龙形。把部较窄,中上部有一小孔,器身光滑,栏上刻有细直线。整体磨光,青灰、褐色斑痕。玉璋为我国古代贵族举行朝聘祭祀和丧葬时所用的礼器。为早商器物,对于研究早商文化,了解国家产生后统治阶级礼仪制度有重要意义。且它通体磨光,质地细腻,堪称艺术珍品。

四、西周玉器

   (一)玉蚕


  1966年洛阳瀍河区机瓦厂驻地墓葬出土。长4厘米。蚕体丰满稍屈,头大尾小,头部用单线刻画线条纹,背脊有4道蚕蛹纹。该蚕造型生动,线条柔和自然,刀法纯熟,选料精致,更增加了蚕的真实感,充分反映了西周时期玉雕工艺的高度技巧。

  (二)玉蝉

 


  1964年洛阳市汽车修配厂驻地出土。长4厘米。呈碧绿色蝉形,眉目分明,两翼张开,尾部微翘。玉体上阴刻有单线蝉形纹。玉蝉为西周时期服饰上佩戴物之一,其刀法娴熟,线条柔和,形象栩栩如生,充分反映了西周时期玉雕工艺的高度技巧。

五、东周玉器

(一)水晶项链

?



  1954年洛阳中州路出土。最大高2.5厘米,最小高0.3厘米。春秋装饰品,该物由水晶珠、绿松石、玛瑙珠组成,系当时贵族妇女佩戴之物。表现了当时玉质取材广泛,制作工艺精湛,是当时装饰艺术品的精华之作。

  (二)水晶镯

 


  1982年洛阳东风轴承厂驻地墓葬出土。高1.6厘米。圆环形,无色透明。较宽厚。制作精美,为战国时期重要的水晶饰品。

六、汉代玉器

  (一)双龙玉镇

?


  洛阳出土。纵20.2厘米。长条形,平底。正面高雕两条相对的羽龙,龙伸首四肢伏地,长卷尾。造型奇特,雕刻精细,是汉代玉器精品。

  (二)雕龙玉带扣

 


  1983年洛阳瀍河区商业学校驻地汉墓出土。纵8.5厘米。略呈梯形。一端平,一端弧,弧端有一月牙形穿孔。佩正面雕饰两条游龙于云间,背面边缘环绕10对穿孔,雕刻精致。

七、曹魏玉器

    白玉杯

?


  1956年洛阳涧西区曹魏正始八年(247年)墓出土。高11.7厘米。圆筒形,下带圈座。直口,平沿,深直腹,圜底,圈足。通体光亮。以名贵的纯白和田玉琢成,玉质莹润细腻,制作精巧,线条流畅。内外打磨光滑,杯壁厚薄均匀。这件玉器精品出土自有确切纪年的曹魏墓葬,是当时一件艺术水平较高的玉雕工艺品。虽没有任何装饰,却给人以美在天然的感受,这与魏文帝曹丕极力推荐简朴的社会风气极为吻合。反映了玉器由浓重的政治等级化向世俗化转变的重要史实。

八、晋代玉器

    夔龙玛瑙璧

?


  1978年洛阳偃师出土。直径9.7厘米。圆形。中有穿孔,璧周两侧利用天然形成的褐、白色雕刻成夔龙纹和象纹,部分白色纹饰上有绿色斑痕。整体透明发亮,褐里透红,白里黑泛青。特别是自然形成的白色部分,除了有线刻画的线条外,在与褐色相交之处,既如穿云破雾的阳光,又似积聚波动之水涡,使玉璧显得格外精美别致。此璧用褐、白相间的玛瑙制成,造型别致,纹饰华丽,制作精美。通体光滑,晶莹剔透,光泽照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九、北朝玉器

    玉辟邪

?

  洛阳出土。高4.3厘米。卧状,四肢屈伸,昂首,圆腹、丰臀、断尾,五官琢制清晰。造型别致,制作精细,小巧玲珑,是洛阳北朝时期少见的玉器品种。

十、唐代玉器

   (一)玉茶钵

?



  1991年洛阳伊川鸦岭唐墓出土。高3.8厘米。敞口,浅圆弧腹,圈足,平底。内有网格纹。琢制工整,时代确切,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及手工业的发达,是唐人饮茶风尚的历史物证。

  (二)盘口白玉壶

 

 
  1956年洛阳市郊岳家村唐墓出土。高17.2厘米。盘口,有盖。长颈。蒜头形腹,矮圈足。唐代玉质酒器。该器出自纪年墓,是断代标准器。此器制作精细,坚硬的玉石雕空,难度很大,反映了唐代玉雕工艺的先进水平。

  (三)葵边玉盘

 


  洛阳出土。高3.5厘米。该盘为葵花边,侈口,宽沿,浅腹,平底,浅圈足。白玉质,有红、黄色瑕斑。该盘制作富有特色,葵花边琢工细,造型美,是唐代玉制工艺品的代表,为研究唐代手工业的发展提供了依据。